成说律师维护您的权益,守护您的幸福

免费咨询热线:400-001-2838

成说大数据丨新《解释》认定夫妻共同债务大数据报告

近年来,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频频引起争议。不少离异女性因《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以下简称“第24条”)被迫承受丈夫背着她们欠下的巨额债款。为此,不少人呼吁修改完善这条"不公平"的法规。在这样的背景下,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16日颁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新《解释》),并于2018年1月18日正式实施。

 

如今,新《解释》出台已有半年多,该法在我国的适用情况究竟如何?对于法官认定夫妻共同债务会有何影响?法官在审判过程中会如何认定“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能否解决近年来社会各界反映强烈的“离婚后被负债”的问题?对于这一系列问题,著名广州离婚律师事务所广东成说律师事务所将通过大数据分析为各位一一解读。

 

检索条件

案例来源:Alpha数据库

检索日期:2018年9月1日

裁判日期:2018年1月18日—2018年9月1日

管辖法院:广东省中级人民法院辖区内各法院

关键词:夫妻债务

案由:民间借贷纠纷、离婚纠纷、离婚后财产纠纷

文书类型:判决书

案件数量:1092件

 

涉及夫妻债务的案件类型中,民间借贷居多

通过上述检索方式检索出来的1092件案件中,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件仅1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1081起,几乎占了全部。鉴于离婚案件大多网上不公开,涉及夫妻债务的离婚纠纷案件仅有10起:其中3起系法院判不准予离婚;7起离婚案件,法院认为债务因涉及第三人,为保护第三人权益,法院在该案中对债务问题不予处理。故本次大数据样本集中为民间借贷纠纷案例。


债务纠纷中女性最易受伤

经数据统计,我们发现在1092份判决书中,以男方名义对外举债的案件有850起,女方名义对外举债的仅有209起,33起是夫妻双方共同对外举债的。换言之,在涉及夫妻债务的纠纷中,77.84%的“被负债方”为女性。其中中不乏有教授、医生、公务员等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多因(前)配偶举债,深陷债务危机,金额从几万到数千万不等,很多人因此被冻结房产、工资,如果无力偿还,还会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法院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趋于严格

 

由上海财经大学叶名怡教授写的《<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废除论——基于相关统计数据的实证分析》一篇论文中提及,第24条自2004年实施起至2016年12月31日这12年来共有4979份主张夫妻共同债务的民事判决书,其中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高达88.73%的债务,只有10.02%被认定为个人债务。

 

自新《解释》出台后,在成说律师团队搜集的1092份判决书中,法院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共303起,占27.7%;认定为个人债务的共782起,占71.6%,而剩余的7起案件是离婚纠纷中因债务涉及第三人法院不予处理。基于两组数据的相比,可以看出新《解释》实施后,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概率大幅度下降。司法审判中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标准趋于严格化。 

 

[1] 叶名怡,《<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废除论——基于相关统计数据的实证分析》,《法学》2017年第6期

二审改判率偏高,受损配偶得以保护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2月7日发布的《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已终审的“被负债”夫妻共同债务可再审,但据我们截止于2018年9月1日的数据搜索,广东省仅有两起再审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

 

另外,在样本统计中有246起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案件。一审认定为个人债务的案件为65起,其中二审维持原判认定个人债务的有54起,占83.1%,二审改判为夫妻债务的有11起,占比16.9%。而一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为181起,其中二审改判为个人债务的有128起,占比高达70.7%;继续维持原判的则仅有53起,占比29.3%。二审对于原审法院认定为个人债务的判决改判率偏高。

通过一二审判决进行对比分析,我们发现二审改判为个人债务的主要审查要点有三个:首先审查夫妻是否有举债合意,如果没有举债合意,再看借款是否用于家庭日常生活所需;如果超出了家庭日常生活范围,则由债权人举证证明借款用途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来确定是否属于夫妻债务,若债权人举证不能则认定为个人债务。

 

“共同举债的合意”的体现并不仅限于“共签共债”或“事后追认”

司法实践中,“共同举债的合意”是法官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重要考量因素之一。新《解释》第一条也明确了“夫妻双方共同签字”和“夫妻一方事后追认”作为夫妻举债合意的两种表现形式。

 

根据本次数据统计,我们发现,“共同举债的合意”的体现除了“共签共债”或“事后追认”,也包括非举债方对负债知情且未提出异议的情况。

 

在298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判决书中,表明夫妻双方具有举债合意的案件有100起。其中,“夫妻共同签字”的案件有51起,非举债方“事后追认”的有29起,非举债方对负债知情却未提出异议的有20起,具体的表现形式详见下表:


“家庭日常生活需要”如何认定?

根据新《解释》第二条、第三条的规定,负债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是判断是否构成夫妻共同债务的重要标准。那么,审判中如何认定“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标准呢?

 

通过对涉及夫妻债务的1092份判决书进行深入分析,我们发现法院认定涉案债务系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判决为199份,考量的主要因素如下:

 

1.单笔举债或对同一债权人举债金额在一定金额以下的。对于金额范畴,由于各区经济水平不一致,并未形成统一的标准。根据我们对广州市辖区内审判案件进行统计,举债金额在10万元以内,被认定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有104起。

 

2.虽然债款数额较大,但与举债时家庭收入状况、消费形态基本合理匹配的。比如举债方在举债期间购置如房屋、车辆等大宗资产用于家庭生活,法院由此推定借款系用于家庭日常生活支出的,有26起。

 

法院如何认定“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

 

本次数据统计显示,法院认定“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主要考量因素如下:


总的来说,审判上判断负债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需结合负债金额大小、该债务数额的形成次数、形成时间、债务人家庭的人员收入、生活开支情况、夫妻关系是否安宁、当地经济水平及交易习惯、借贷双方的熟识程度、债权人是否尽合理审查义务、借款名义、资金流向等事实情况进行综合判断。

 

对于“超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债务,债权人难举证

新《解释》与过去的司法政策相比,对司法实践影响最大的变化是将借款用途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了债权人。旨在引导债权人对于大额债权债务实行共债共签,注重交易安全,有利于强化公众的市场风险意识。

 

但在司法实践中,债权人举证债务人的借款用途往往比较困难。本次数据统计显示,法官认定债务超出日常生活需要的有812起,其中因债权人无法举证证明而被认定为个人债务的,有779起,高达95.9%!而债权人能成功举证的仅有33份,仅占4.1%。


 

数据分析显示,债权人如有证据证明存在以下情形的,可以考虑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1)负债期间购置大宗资产等形成夫妻共同财产的;(2)举债用于夫妻双方共同从事的工商业或共同投资;(3)举债用于举债人单方从事的生产经营活动,但配偶一方分享经营收益的。

总结

 

通过对新《解释》出台后广东省中级法院辖区内各级法院作出的1092份判决书深入分析研究,目前司法审判中认定夫妻共同债务的思路主要为:夫妻有共同举债的意思表示的,按共同意思表示认定;无明确共同意思表示的但符合家事代理范围的推定夫妻有共同意思表示;无法推定夫妻有共同意思表示的借款,由债权人能否举证证明借款用途是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来确定是否属于夫妻债务。

 

针对债权人、非举债方以及举债方三方不同的权益保护侧重点,成说律师团队提出相关如下具体建议:

 

1.对于非举债的配偶方,在完全无法掌控配偶以个人名义借款的情况下,要对夫妻共同生活的情况多留心,对夫妻共同生活的大额开支建议要做好整理和记录,以备遇到“被负债”时能及时采取应对措施。此外,对于配偶的借款行为应当予以谨慎,如非自愿,慎重与配偶共同签署相关借款协议或追认配偶的债务。

 

2.对于举债一方,则应注意隔离个人债务给家庭造成的风险影响。如果债务系由夫妻共同承担的,在借款时应尽量与配偶共同签署相关借款协议,或是取得配偶的事后追认;如果债务系由个人承担的,在借款时在借款协议中明确,同时避免借款资金与家庭财产混同,保留证据证明借款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等,以隔离个人债务给家庭带来的财务风险。

 

 

3.对于债权人,借款前应审慎核查债务人的偿还能力,不仅要考察债务人个人的偿还能力,也要核实其婚姻情况和家庭经济状况,如债务人已婚,应要求夫妻共同签字确认债务,为将来追偿债权提供更有力的保障。

 

上一篇:成说带你看有些地方离婚是怎么样的 下一篇:离婚登记需要什么手续流程?

相关资讯

Appointment message

预约留言

广东成说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署前路庙前西街35号首层

电话:400-001-2838        客服QQ:1470459026

微信号:chengshuolaw        联系邮箱:cs@chengshuolaw.com

客服专员

订阅号


400-001-2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