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说律师维护您的权益,守护您的幸福

免费咨询热线:400-001-2838

担保之债可能会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形

随着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1月16日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新《解释》”)正式实施,旧《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废止,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对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趋于严格,受损配偶的权利得到进一步的保障。但新《解释》并没有将担保之债的认定问题列入,那么,司法实践中是如何认定的呢?

案例一

担保之债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案情简介

2011年11月21日,安英杰通过银行转账给方欣公司1900万元。寇淮是方欣公司法定代表人,为上述借款提供担保。方欣公司的股东为寇淮和北京华易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寇淮同时也是北京华易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后方欣公司未按约还本付息,安英杰将方欣公司、寇淮诉至人民法院。

法院经审理,判决方欣公司偿还安英杰借款,寇淮对方欣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先后作出裁定查封及评估、拍卖、变卖被执行人寇淮的配偶李大红名下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房产。后李大红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之诉。

李大红认为,本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能否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复函》,认定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是夫妻共同债务。丈夫寇淮没有经过其同意,对不直接涉及家庭的巨额债务担保所涉债务应认定为其个人债务。丈夫寇淮所负债务仅是担保之债。公司借款用于经营,是为了公司利益,该笔债务与寇淮个人及其家庭没有关联。而且涉案房产是李大红父母出资购买,由李大红偿还贷款,并非夫妻共同财产,法院不应当认定本案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并对案涉房产采取执行措施。

安英杰认为:其一,本案寇淮所欠债务是在寇淮与李大红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形成,且在李大红方未提供证据证明寇淮与安英杰明确约定债务为寇淮个人债务的情况下,应为寇淮与李大红的夫妻共同债务。寇淮是方欣公司的股东、法定代表人,而且寇淮还是方欣公司的另一法人股东北京华易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寇淮对方欣公司提供担保是为了公司的经营,也是为了个人利益。另外,李大红名下涉案被执行房产每个月需要偿还房贷10300元,而李大红的工资每个月仅有10000余元。依靠李大红个人的工资根本无法满足其和孩子在北京生活。因此,依据上述事实,也能认定寇淮从方欣公司所得收益及财产用于家庭消费,寇淮为方欣公司提供担保也是为其家庭利益,应当认定寇淮对方欣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形成的债务为寇淮与李大红的夫妻共同债务。其三,李大红名下涉案被执行房产系其与寇淮的夫妻共同财产。该房产系在李大红与寇淮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李大红主张上述房产的首付款由其父母支付,但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虽然该房产的银行贷款系由李大红的银行账户偿还,但根据《婚姻法》解释二第十一条的规定,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一方个人的工资收入也系夫妻共同财产,故李大红主张涉案房产房贷由其个人工资支付系其个人财产的说法也不能成立。其四,涉案房产系其与寇淮共有的房产,且寇淮所欠债务系夫妻共同债务,应以夫妻共同财产清偿。

法院观点

最高院民一庭答复和复函的认定,仅是针对个案相关情况作出的处理意见,不具有普遍约束力,对于该案仍然需要结合具体情况予以认定。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并非一概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重点还应考量该担保之债与夫妻共同生活是否密切相关。

本案中,担保人寇淮系债务人方欣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而寇淮又是方欣公司另一股东北京华易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方欣公司的经营状况直接影响到寇淮的个人收益,与寇淮与李大红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的多少也有直接关系。李大红主张寇淮因担保而形成的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对此,李大红负有举证责任,而李大红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寇淮未将方欣公司的经营收益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因此,本案所涉债务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关于能否对案涉房产采取执行措施的问题。案涉房产购买于李大红与寇淮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应属夫妻共同所有。李大红主张案涉房产由其父母出资购买,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不应予以支持。因本案所涉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故执行法院对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案涉房产采取执行措施,于法有据。

律师观点

有的人不禁在想,若家庭主妇专职在家照顾孩子,全靠丈夫在外经营公司获得家庭收入来源,且对家庭财产和丈夫对外经营状况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负债”的可能性岂不是特别大?

其实不尽然,对于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设立的保证债务,并非必然属于或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关键仍然看债务是否基于共同意思,或者夫妻双方是否分享了债务带来的利益。

对于夫妻一方无偿保证所生之债务,则应认定为个人债务。因为夫妻一方作为保证人既没有从债权人也没有从债务人处获得对待给付,无法给保证人及其家庭带来任何利益,对于夫妻共同生活目的的实现也没有任何帮助,因此该保证债务的设定并没有基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可能,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畴,应认定为夫或妻一方的个人债务。

案例二

担保之债被认定为夫妻一方个人债务

案情简介

李某于2012年7月和9月分三次向王某借款合计人民币150万元,并依次出具三张借条,约定借款月利率1.8%。宋某在三张借条上均签字提供担保。借款后,李某未按约还本付息和承担担保责任。经王某不断催讨,李某仍余100万元借款本金及自2013年1月18日起的利息未支付。故王某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李某、陈某共同偿还其本金人民币100万元及利息,暂合计106万元;担保人宋某及其妻叶某对李某和陈某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丈夫宋某辩称,一是其为李某的借款提供担保纯粹因朋友关系,其以为李某有足够偿还能力。因此,其瞒着妻子叶某为李某提供了担保,此担保系个人行为,叶某对此不知情。二是李某向王某的借款都由李某收取,其没有从中获取任何经济利益,其妻叶某及家庭更没有得到任何经济利益。因此,本案不涉及其妻叶某,不应由叶某承担连带清偿债务的责任。

妻子叶某辩称,一是宋某为李某向王某借款提供担保系宋某个人行为,担保产生的债务是宋某个人债务,叶某对此担保并不知情。如果宋某事前告知,其不会同意他提供担保,该债务系宋某个人债务。二是其不应承担连带清偿债务的责任。其不是李某向王某借款的担保人,虽然宋某是其丈夫,但提供担保系个人行为,担保所产生的债务系个人债务,与其无关,不应承担连带清偿债务的责任。

法院观点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意见:担保之债不同于婚姻法规定的夫妻共同生活债务,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能适用《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夫妻一方对外担保之债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载杜万华主编、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总第65辑,人民法院出版社2016年版,第157~161页。

律师观点

如果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对外担保并获取了经济利益,这种利益若用于家庭生活的,则属于夫妻共同债务的范畴,应由夫妻对该担保之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司法实践中债务被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情形主要有:

(一)债务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

1.双方共同对外负债,即“共债共签”,共同签署借款协议、还款协议、担保协议等;

2.夫妻非举债一方事后对债务予以追认,司法实践中比较常见的有在庭审中承认债务、非举债方补签还款保证书、还款计划书、同意承担债务等事后书面文件。

(二)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债务

对于债务是否超出家庭日常生活所需,各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一致,司法实践中对债务的金额并未有统一标准,需要由法院进行裁判。另一方面,法院会综合考虑对外负债期间家庭的收入状况、夫妻关系是否安宁、消费形态,如是否有购置房屋、车辆等大宗消费支出。

(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确已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共同经营

司法实践中,较为常见的是夫妻一方借款投资或经营公司,而非举债一方参与了公司经营管理,如共同投资、在公司中任职等,或非举债方收入过低或无经济收入,无法单独维持家庭生活,法院因此认定举债方以个人名义对外借款经营公司,经营收入已用于家庭生活。

因此,非举债配偶一方要慎重对待配偶的借款行为和设立担保等行为。在无法完全掌控配偶以个人名义对外借款或设立担保的情况下,要对夫妻共同生活的情况多加留意,例如家庭大额开支情况,若夫妻关系已处于不安宁状况的,及时固定双方感情不和或分居的证据材料,以备遇到“被负债”的情况时,能够及时采取应对措施。

上一篇:离婚判决生效后,对方却阻止探望子女 下一篇:如果老人不会写字,那用什么方式立遗嘱...

相关资讯

Appointment message

预约留言

广东成说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署前路庙前西街35号首层

电话:400-001-2838        客服QQ:1470459026

微信号:chengshuolaw        联系邮箱:cs@chengshuolaw.com

客服专员

订阅号


400-001-2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