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说律师维护您的权益,守护您的幸福

免费咨询热线:400-001-2838

成说干货 | 我能说服很多客户,但就是无法说通爸妈 | 与父母无法沟通怎么办?

前些天,我们收到一条粉丝的消息……

“我不明白。平时我能和朋友、同事谈笑风生;工作时,我也敢和客户据理力争。为什么一回到家里,面对父母,我就成哑巴那样不敢开口呢?别说吵架,连父母跟我讲话我都想逃。

不止这位留言者有这样的困惑,许多朋友都向我们诉苦:为什么自己在外和各式各样的人打交道都没问题,但一想到要和父母开口,就感到深深的无力;甚至有些人在外已功成名就,但面对父母时,又变成那个面对父母时嘴巴笨拙、战战兢兢的孩子。

这可能是因为从小到大和父母沟通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形成了一种习得性无助。

我们小时候一直无法得到父母的理解、影响父母的观点;在很多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坚信这是一种无法改变的事实。

回避与父母沟通或许是更容易的做法,但有时我们又不得不对父母说话。今天,我们就来谈谈如何改变与父母的沟通问题。

1、什么是习得性无助?

心理学家将习得性无助定义为:在反复经历了不受自己掌控的负面刺激后,人们习得的一系列无助的感受、想法和行为(Carlson et al., 2009)。

习得性无助者认为自己的行为与结果是无关联的,比如,认为自己无论对父母说什么、怎么说,都无法控制、左右谈话的结果;其次,习得性无助者对结果有无助式的预期,认定“自己所希望的结果不会发生”或是“自己讨厌的结果将会发生”。比如,在开口之前,就已经认定父母一定会反驳自己说的内容。最后,习得性无助者身上会表现出被动行为,不再尝试改变现状。比如,很少主动发起与父母的谈话、不主动给父母打电话等等。

如果满足这三点,你和父母的沟通就是已经陷入了一种习得性无助里。

如果一个人对与父母沟通感到无助,Ta可能会有如下表现:

回避沟通。尽量不和父母说话,可能会把一件事拖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对父母开口。面对父母主动发起的对话会很痛苦,比如每次面对父母的来电就感到心烦不想接听。

沟通时容易“翻旧账”。在对话过程中,不断想起以前类似的痛苦场景(“小时候我因为这么说挨过打。”或是“上次你也这样。”),容易因此情绪激动、无法继续冷静沟通。

在沟通过程中总想结束对话。一旦有矛盾的苗头就想迅速切断对话,不论是用激烈的方式打断对话(比如直接表示不想继续谈话),还是用被动的方式加快对话的结束(比如虽然内心不赞同对方的观点,但会不断地迎合对方的话语,为了让对话快点结束)。

始终希望父母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自己沟通,比如希望父母能照顾自己的情绪等等。一旦父母的沟通方式和自己所希望的不一致,就会感到强烈的失望感,并开始为自己抱有希望而自责。

除了上述表现外,习得性无助者的另一特点是:他们往往在归因方式上出现问题,这些问题会反过来加重无助感。归因是指,人对自己和他人的行为过程,作出的解释和推论。当个体经历了失败或挫折时,会有不同的归因风格:例如,失败是由于内部的自身原因,还是外在环境造成的等等(Peterson et al., 1993)。

研究表明,习得性无助者更倾向于采用这一解释风格:将坏的结果归因于普遍的(pervasive)、稳定的(permanent)、内在的(personal)特质。了解这三个角度,也会帮助具有习得无助感的人们走出自己的心理困境(Peterson et al., 1993)。

首先,普遍是指,习得性无助者认为问题不是特例式的,而是广泛存在于各个方面。比如,对于已经对“与父母沟通”产生了习得性无助的人来说,一遇到冲突,他们就会把这次沟通失败的原因解释为“父母就是说不通的”,就是一个普遍式的归因,那意味着不论谈论什么我们都会被父母反驳;相反,“父母不喜欢讨论这个话题”则是非普遍式的归因,因为换个话题我们可能会和父母达成共识。

第二类归因风格,稳定表现为习得性无助者认为问题是不可能被改变的,过了再久也是一样。比如,对于和父母沟通已经习得性无助的孩子来说,他们可能将沟通失败归因为父母性格顽固,而性格不可能短时间内发生变化;相反,将沟通失败解释为“父母今天情绪不好”则是非稳定式的归因方式,因为今天他们情绪不好,当他们情绪愉悦时就会沟通成功。

内在归因风格指的是习得性无助者容易将自己投射到问题上。比如,觉得自己和父母注定无法沟通的人,会感到自身的力量太渺小,不足以影响父母的想法。而非内在的归因则是将沟通失败归为外界问题,比如方式时机的选择等等。

普遍、稳定、内在的归因风格会反过来加重无助感。它容易让人感到对结果无能为力,更加放弃去改善——既然问题到处存在、又不可能改变,为什么还要努力呢?而内在的归因风格则会降低人们的自尊感,使得习得性无助者不相信自己有改变的能力,进而倾向于逃避。

2、为什么我们在爸妈面前张不开口

a. 低回应的教养方式阻碍孩子对父母开口

1965年,美国临床心理学家戴安娜·鲍姆林(Diana Baumrind)德提出了衡量家庭教养方式(parenting style)的两个指标:1)“回应”(parental responsiveness),即父母对孩子需求的回应程度。2)“要求”(parental demandingness),即父母对孩子自身成熟、独立、承担责任的要求。其中,低回应的教养方式——严厉型(Authoritarian)教养方式与忽视型(Neglectful)教养方式——容易让孩子不愿意与父母沟通。

严厉型父母试图控制一切的做法让孩子不敢开口。他们不单很少回应孩子的需求,同时对孩子有过高的要求,要求孩子一定要遵循自己定下的规矩、达到父母可能不切实际的期望。严厉型的父母很少给孩子开口的机会,也不容许孩子表达自身需求,如果孩子对父母的规矩说“不”,很可能会招致严厉型父母的批评和惩罚。久而久之,孩子认识到“多说多错”,为了回避父母的惩罚,孩子们选择对父母保持沉默。

  

另一方面,忽视型父母在孩子有需求时不作出回应,让孩子不再向他们提出需求。忽视型父母对孩子没有期望和要求,但当孩子向他们开口时,忽视型的父母会对孩子的需求采取否认、回避的态度;或是由于没有闲暇、经常不在孩子身边的缘故,而不去满足孩子的需求。逐渐地,孩子感到自己“说什么父母都不会听”,便转而不和父母沟通,而是向他人求助。

b. 不稳定的父母让孩子不敢开口

多变的父母让孩子对他们不敢开口。有些父母情绪或是想法多变,也许今天心情好,能和孩子良好地沟通;但心情不好时会变得粗暴;或者当孩子提出同一类需求时,也许今天答应,明天就会驳回。孩子不清楚何种沟通内容或沟通方式会招致父母的反对,索性不去冒险、避免沟通。

c. 观察获得的替代性无助阻碍沟通

我们不一定只会从自己的经历中习得无助。这种情况被称为,替代性无助。替代性无助是指,人类可以通过观察另一个人的行为得到的结果(如受到奖励或惩罚)而进行替代性学习(Peterson et al., 1993)。我们不需要经历无助事件,只要观察到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无助事件,也会产生习得性无助。我们自身可能没有太多与父母的负面沟通经验,但观察到身边朋友、同事与父母沟通时的无助,再加上缺乏和父母沟通的正面体验,也可能产生“父母同样不会和我好好说话”的预期。

3、我该怎么对着父母开口

a. 沟通前:调整自己对沟通的心态和情绪

在开启和父母的对话前,我们需要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情绪。首先,记得要以“成年人对成年人”的方式与父母沟通。如果你依然把自己摆在孩子的位置上,希望他们能给你“优待”(比如“他们必须照顾我的情绪”),他们就依然会以过去的模式对待你。你可以将自己平时与客户、工作伙伴沟通时的态度、语气、技巧运用在和父母的谈话上。让父母意识到你已经和过去不一样,是个有足够力量、需要他们去尊重对待的成年人。

你需要反复用言语及行动向父母表明,你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你有能力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你需要反复耐心地告诉他们你具体的感受、思考,而不是指望他们一下子就能懂得你。你需要在他们有过激反应时,可以暂停沟通,但在下一次沟通时继续坚定你的想法,同时不是以情绪爆发的方式表达你的坚定。

因为每当你被他们的反应触怒,或者放弃,他们都会加重“你还是个孩子”的印象。有时候父母是比陌生人更难说服的,因为对有些人来说,父母是“对自己怀有偏见的陌生人”。

其次,检查和纠正自己的归因模式。你可以对照上面对归因模式的描述,检查自己是不是有类似的归因风格,并且对照现实中的事实证据,来判断自己的归因风格是不是不够准确、有没有可能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无助?比如,你觉得自己还是没有资本/能力和父母讨价还价而不敢开口,但实际上,你可能已经经济独立、有自己的工作、有朋友或者其他资源可以求助,父母已经不像你小时候那样对你有那么强的控制力。

你也可以找朋友或者咨询师陪你做角色扮演,模拟可能在沟通中发生的情境,学习如何应对沟通中的障碍和如何在沟通过程中及时调整。

b. 沟通中:成熟地觉察和回应

沟通并不是全然无法控制的,你没办法控制父母的反应,但是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想法和心情。在沟通过程中,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同时不要强求对方的回应,说了就放下(express and letting go)。平静而清晰地告诉对方你想要什么、你的感受如何。在过程中享受自我表达带来的快乐,而不去期望对方真的会听进去你的话或者作出相应的改变。我们无法控制别人按我们的心意回应,他们的回应也不重要,重要的我们控制自己、成熟地表达了自己真实的想法和心情。

此外,从“情绪导向”变为“目标导向”,学会注重谈话成果,而不是去注重情绪的发泄。在谈话前想清楚,我到底想通过谈话得到什么结果。这个结果必须是清晰、明确、符合实际的。在谈话过程中,要坚持你的谈话主题,避免被父母带离目标。可能在谈话过程中你不得不反复地把对话带回原本的主题。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试图改善和父母的关系上,否则你可能会失望、变得情绪化,而没有实现自己想要的结果。

c. 沟通结束后,注重自我关怀

结束后,多做积极的自我对话。比如关注这场对话中积极的部分(比如,不论对话有没有达到你想要的结果,对父母开口都证明你很勇敢)。也可以和信任的朋友聊聊这件事,表达自己的情绪、寻求支持。

我们理解无助感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走出无助感也必然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鼓励你从小对话开始,逐步获得积极的沟通体验——它们未必是愉快的经历,但能让你一点点体验到自己增长的力量——慢慢地积累自信、直到有一天走出无助。

你的爸妈也许没有给过你最好的成长教育,你现在有力量在和他们的相处中,反过来帮助他们的成长。他们也许没有过机会,学习你已经学习到的观点、理论、思想,但帮助他们变成更好的人——相信我——也会让你的幸福感变得更强。

或者,如果他们暂时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帮助,你至少也可以让他们认识到真正的你是谁,甚至,真正的他们是谁。未来的一切可能,都会从这个“真实”开始出发。

转自--微信公众号:广东成说律师事务所

image.png

上一篇:现役军人离婚该怎么办 下一篇:协议离婚有什么条件?

相关资讯

Appointment message

预约留言

广东成说律师事务所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署前路庙前西街29号首层

电话:400-001-2838        客服QQ:1470459026

微信号:chengshuolaw        联系邮箱:cs@chengshuolaw.com

客服专员

订阅号


400-001-2838